返回首頁
專家觀點CURRENT AFFAIRS
專家觀點 / 正文
大力發展慈善信托 滿足更多公益需求

  自2016年9月《慈善法》頒布實施以來,我國慈善信托得到了一定發展。根據中國慈善聯合會慈善信托委員會統計,截至2020年年末,我國已設立慈善信托共534單,總規模33.17億元。其中,2020年新增備案254單,規模3.84億元,在扶貧、抗疫、應急救助等領域表現突出。

  總的來說,我國慈善信托依法合規開展,不斷創新模式,開拓財產來源,助力脫貧攻堅,服務人民美好生活,沒有發生任何丑聞和負面信息傳播。特別是2020年,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慈善信托積極行動,自2020年2月2日中國信托業協會倡議發起設立的第一單“中國信托業抗擊新型肺炎慈善信托”落地以來,我國共設立抗疫慈善信托91單,總規模1.42億元,積極助力抗擊疫情。此外,扶貧慈善信托也表現搶眼,積極助力精準脫貧。近幾年來,以脫貧攻堅為主要慈善目的的慈善信托共設立266單,財產規模24.5億元,其中,2020年扶貧慈善信托共設立78單,規模1.16億元。扶貧濟困成為慈善信托設立的主要目的之一。

  但慈善信托的發展仍不盡人意,主要表現在三方面。

  一是2020年新增慈善信托數量雖然呈增長態勢,但新增數量相對集中。截至2020年12月28日,2020年慈善信托新增254單,設立單數創新高,是2019年新增126單的2倍有余。但2020年新增的單數中,僅光大信托就貢獻了85單,出現兩頭分化的不均衡狀況。

  二是2020年新增慈善信托的規模明顯下降。截至2020年年末,2020年新增慈善信托財產規模3.84億元,較2019年新增規模下降明顯。同時,新增的單筆慈善信托財產規模大部分在百萬元以下,且沒有新設的億元級慈善信托,這也是《慈善法》頒布以來,首次出現當年無新設億元級慈善信托的情況。

  三是慈善信托的受托人主體是信托公司,慈善組織仍然鮮有參與。2020年備案的慈善信托中,受托人仍以信托公司為主,保持了以往的受托人結構。截至2020年11月末,信托公司擔任單一受托人的有177單,比2019年增加64單;采用雙受托人模式,即信托公司與慈善組織共同擔任受托人的有11單,比2019年減少3單;慈善組織擔任單一受托人的僅有1單,與2019年持平。

  根據《慈善法》,慈善信托是為了增加人們參與公益事業的途徑和方式,讓人們做慈善時有更多的選項,從而滿足人們更多的公益需求,更好地服務人民的美好生活。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事業,改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因此,今后還要進一步破除各種障礙,大力發展慈善信托。除了繼續推動信托財產登記、慈善信托稅收優惠等政策出臺外,筆者有以下三點建議。

  第一,進一步宣傳慈善信托與慈善捐贈的互補關系。慈善信托與慈善捐贈是互補的關系,兩者都是社會各界參與慈善事業的載體。隨著我國社會財富的不斷累積,人們參與社會公益的意愿不斷增強。但過去我國給社會提供的參與慈善事業的載體主要是慈善捐贈,手段單一,有的人可能不愿意采用這一方式,有的時候這一方式也不能達成人們某種特定的公益需求。因此,《慈善法》給人們提供了一種新的途徑,即慈善信托這一全新的公益方式,以滿足人們不同的公益載體需求。這意味著,人們在參與公益活動時,既可以選擇慈善捐贈,也可以選擇慈善信托。

  第二,慈善信托財產與保值增值不必然掛鉤。不少人在評判一個慈善信托好壞時,往往看該慈善信托是否發揮了受托人的專業資產管理能力,是否帶來了可觀的收益。事實上,當慈善信托的受托人為信托公司時,由于信托公司具有金融牌照,具有更多管理資產的手段和工具,確實在財產的保值增值方面要比慈善捐贈更勝一籌。也正是由于慈善信托具有保值增值的優勢,使得永續慈善信托成為可能。但不能據此認為,設立慈善信托就是為了財產的保值增值,甚至說慈善信托是保值增值的資產管理工具。是否對慈善信托財產進行投資管理及采用何種管理方式等,是由慈善信托當事人自主約定的,不是慈善信托的必選項。如果慈善信托合同中未對財產投資管理作出要求,或者慈善信托存續期間按照信托文件約定未做保值增值安排的,不能認為該慈善信托不理想或存在瑕疵。

  第三,慈善信托的備案不宜以審批對待。《慈善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受托人應當在慈善信托文件簽訂之日起七日內,將相關文件向受托人所在地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備案。這個備案,是形式上的備案還是實質上的審批呢?實踐中各地的理解和執行存在偏差。從立法意圖看,《信托法》關于設立公益信托需要事先審批的規定,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公益信托在我國的發展;《慈善法》由此把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希冀慈善信托在我國能夠得到快速發展。因此,《慈善法》關于慈善信托事后備案的規定,不應是審批的一種制度安排。特別是慈善信托發展初期,建議相關部門在職責范圍內,向慈善信托受托人提供慈善需求信息,為慈善信托活動提供指導和幫助,以促進慈善信托在我國的健康長效發展。

  然而,慈善信托備案并不是完全不審查,不能對假慈善信托實施備案。這個尺度如何把握,筆者認為主要看申請備案的慈善信托是否符合我國《信托法》《慈善法》《慈善信托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主要審查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信托當事人或者范圍是否明確;二是慈善信托財產是否明確;三是慈善信托目的及其實現路徑是否明確。對于法律法規沒有強制要求的,不宜在備案中強加給慈善信托,并因此削弱慈善信托的個性化安排和靈活性。

  當然,未來有關慈善信托的稅收優惠政策出臺后,筆者傾向于對慈善信托實施實質性備案審批,在條件允許時,也可以學習英國由慈善委員會統一注冊的做法,以提高備案的效率和專業度。但是,在慈善信托發展初期,特別是在相關稅收優惠還沒有出臺的前提下,慈善信托的備案宜松不宜嚴。

  (本文作者為中國慈善聯合會慈善信托委員會主任)

責任編輯:楊喜亭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