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數”看信托公司2020罰單:監管持續加碼 力促合規發展

    2021年開年不久,監管部門頻頻下發信托公司罰單。1月8日,長城新盛信托因“違規設立子公司、抵押物評估嚴重不審慎”被罰款150萬元;1月6日,天津信托也因“未經核準提前履行高管職責,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領罰20萬元。

  剛剛過去的2020年,整個信托業整治亂象、從嚴監管的態勢未曾改變。過去一年,在監管部門密集出臺多項政策的背景下,信托行業加速回歸本源,轉型發展。據《金融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2020年最后一個月,就有5家信托公司領罰。全年來看,銀保監會有關部門共向11家信托公司開出18張罰單,力促信托公司合法合規經營,防范金融風險。

  年末信托罰單密集下發

  從數量上看,與2019年39張罰單、24家信托公司領罰相比,雖然2020年整體罰單數量與受罰公司數量有所減少,但這并不意味著監管有所放松。

  《金融時報》記者發現,去年年末,信托罰單密集下發。2020年12月,銀保監會官網發布了7條信托公司處罰信息,涉及5家信托公司。僅2020年12月31日當天,銀保監會就公布了3張信托公司罰單,涉及2家信托公司。江蘇信托和吉林信托分別以“違規開展融資平臺業務、違規為銀行提供通道服務”“違規提供隱性的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向監管部門報送虛假業務報告”被處以80萬元和140萬元罰款。

  從罰單金額來看,根據銀保監會公布的信息統計,2020年,11家信托公司受罰金額為1983萬元,與2019年高達2514萬元的罰款金額相比有所下降,但這一數據仍超過了2017年的935萬元和2018年的1450萬元。值得關注的是,在被罰機構中,安信信托被罰金額高達1400萬元,成為2020年單筆被罰金額最高的公司。此外,吉林信托共計被罰180萬元,位居第二,其余多數公司罰款集中在30萬元到50萬元之間。

  從受罰次數來看,吉林信托2020年共收到吉林銀保監局開出的5張罰單,成為年內受罰次數最多的公司。2020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長春中心支行官網公布的行政處罰信息公示表顯示,吉林信托因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被罰款90萬元。

  違規通道服務成“重災區”

  回看2020年信托公司受到處罰的事項,相關違法違規行為主要集中于房地產業務、地方融資平臺、信保合作、受托人職責履行等方面,其中,違規通道服務成為“重災區”。

  據《金融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銀保監會2020年開出的18張罰單中,有6張與通道服務有關,占比達三分之一。如江蘇信托去年12月底因“違規開展融資平臺業務、違規為銀行提供通道服務”被處罰80萬元,吉林信托因“未嚴格審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規性,為銀行規避監管提供通道”被處罰40萬元,中鐵信托因“作為受托人為委托人提供通道發放貸款盡職管理不到位,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被罰。

  實際上,近幾年來監管層一直要求信托業“去通道、降杠桿”,促進回歸業務本源,防范行業風險。自資管新規實施以來,信托公司一直處于壓縮通道業務和融資類業務規模的進程中。2020年6月,銀保監會下發《關于信托公司風險資產處置相關工作的通知》,明確堅持“去通道”目標不變,要繼續壓縮信托通道業務,逐步壓縮違法違規的融資類信托業務,鞏固信托業亂象治理成果。

  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末,全行業受托管理信托資產余額20.74萬億元,較年初減少8632.68億元,較2017年末歷史峰值減少5.50萬億元。其中,事務管理類信托資產余額9.16萬億元,比年初減少1.49萬億元,較2017年末歷史最高點減少6.48萬億元,累計壓降41.43%,絕大多數都為以監管套利、隱匿風險為特征的金融同業通道業務。

  在過去較長時間內,信托公司因具有可以橫跨資本市場、貨幣市場進行資產管理交易的制度優勢,衍生出大量的通道業務。而當信托公司通道業務出現風險時,信托公司往往不會被追責,也不需要承擔信托計劃違約的相關責任。值得關注的是,2020年,華澳信托和吳曼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件判決華澳信托承擔部分賠償責任,首次打破了信托公司通道業務免責“常規”,這無疑也為信托公司開展通道服務敲響了警鐘。

  延續“從嚴監管”主基調

  從處罰信息中可以看到,2020年信托強監管的主基調仍未改變。但處罰只是手段,而非目的,監管趨嚴可以起到較好的警示效果,雖然在短期內給部分信托公司帶來陣痛,但從長期而言,有利于行業健康規范發展。

  實際上,繼資管新規出臺以來,2020年是信托行業監管政策落地頗為密集的一年。2020年3月1日,《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正式施行,加強信托公司股東特別是主要股東從進入到退出全流程行為規范;5月,《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出臺,確立了資金信托的私募性質定位及資金投向限制等要求;11月,《中國銀保監會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出臺,在嚴守市場準入風險關口的前提下,匹配行業轉型發展需要,激發市場活力。

  一系列密集出臺的政策反映了監管部門對行業不動搖的嚴監管趨勢,也彰顯出監管層補齊信托業監管制度短板、防范行業金融風險的決心。而要全面筑牢風險“防火墻”,市場主體的作用不可或缺。在嚴監管態勢下,對于信托公司而言,需要在政策的指導下繼續加強業務合規經營管理,提升風險防控能力;繼續健全公司治理機制,提高公司治理的科學性、穩定性和有效性;與此同時,要繼續壓降信托通道及融資類業務,加大業務轉型力度,拓展本源業務向縱深發展。

  延伸閱讀

  信托通道類業務 占比不斷下降

  在經歷了2018年較大幅度的調整后,2020年我國信托業受托資產規模下降幅度收窄,進入了波動相對較小的平穩下行階段。2020年,信托業務資金來源結構進一步優化,其中,集合資金信托占比進一步提升,單一信托為主的通道業務進一步壓縮,財產權信托業務發展相對平穩。從信托功能角度看,投融資類信托占比有所上升,事務管理類信托占比顯著下降。隨著通道類業務占比的不斷下降,信托業回歸主業、服務支持實體經濟的行業轉型取得顯著成效。

  (來源:新湖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報告 整理:欣然)

責任編輯:楊喜亭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