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人物CURRENT AFFAIRS
人物 / 正文
精印“國家名片”的“馴”機手
記全國勞模、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工人高級技師劉惠春

  人民幣作為我國的法定貨幣,有著“國家名片”的美譽。而北京印鈔有限公司,作為印制“國家名片”的百年企業,更有著一種特殊的神秘感。

  1985年夏天,一個十六歲的小伙子從街坊那里聽到北京印鈔廠(北京印鈔有限公司曾用名)技校招生的消息,他幾乎是不假思索,第二天就報了名。跟那個年代無數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樣,他上不了大學,找一份穩定工作是第一要務。情理之中——他的人生軌跡將與大多技校畢業的工人們一樣,繞著機臺“比、學、趕、超”;意料之外——盡管他一直沒有離開機臺,卻將平凡的工作完成得如此出色。這個小伙子叫劉惠春,是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首位行業級技師、北京印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鈔”)的高級技師。

劉惠春在給同事們講解設備運行原理(韋長穎 攝)

  讓機器聽話,半輩子“挪”出來的絕活

  在北鈔,問誰能開所有凹印機,劉惠春首屈一指。三十多年,他跟機器長在一起,先后在十二個機臺當領機,成為公司凹印工序首席技術帶頭人,他走到哪里,好成績就跟到哪里。他所在的機臺設備保養最好,質量、產量、墨耗指標均完成出色,大家都想和他“搭幫”干活。曾經有臺產品作廢率很高的“老大難”凹印機,車間領導安排劉惠春去當機長,他帶著幾個同事,三個月就創造了作廢率最低的佳績。

  這種能沖鋒陷陣的將士,自然少不了掛帥出征的機會。“有問題,惠春上!”降低作廢率,提高產品轉換速度,成了劉惠春的拿手好戲。2012年,印刷機臺轉換印品,換新的版墨紙、重新調試機器壓力,全過程下來要三天,而他只需16小時,創下公司的轉產記錄。這實力,就是從跺紙、看色、端盤到機長,一個崗一個崗“挪”出來的。

  正是靠著穩扎穩打的精神,劉惠春一步一個腳印,每挪一個崗,他就有新的進步和突破。如今,他成為印鈔造幣行業首位也是唯一一位行業級技師,并被北京市委、市政府授予“北京市有突出貢獻的高技能人才”光榮稱號;因為對印鈔造幣行業的突出貢獻,他享受北京市政府技師特殊津貼、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去年,以劉惠春命名的“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正式通過國家人社部評審。在印鈔造幣系統,劉惠春取得的榮譽更是不勝枚舉,在印鈔造幣行業里,有點閱歷的人提起他都會說:“劉惠春這人不簡單!能把印鈔機那么復雜的大家伙,馴得服服帖帖。”

  非一般的“倔強”和心量,成就最強技術舵手

  要練就一身硬功夫,在哪個行業,都少不了一點近乎倔強的執著。劉惠春的執著,打進廠就出了名。

  當學徒時,遇到問題,不弄個明白他就不讓師傅走;當了機長,遇到問題,弄不明白他自己就不走。上著中班,設備有了故障,他停了機就開始研究,一個毛病,他能從天黑琢磨到天亮。同事都知道他倔,也都知道他一琢磨起來根本顧不上時間,可還是在一邊陪著他“犯倔”。劉惠春也不辜負伙計們的信任,不僅能琢磨明白,還總能用最佳績效回報大家。

  面對構造日益復雜的印鈔機,劉惠春深知光靠一股子韌勁兒遠遠不夠,必須完成同步的知識儲備。于是,他在業余時間學習了印刷工程和計算機應用,甚至取得了相關專業本科學歷。然而,談到劉惠春的成績,很多了解他的人都這么說:“惠春兒這本事,更多得益于人品和心量。”

  在車間干活,收入是跟效益掛鉤的。一樣出工出力,誰都想挑個好使喚的機器、都想挑個好使喚的同伴。可劉惠春既不挑機器也不挑同伴。作為出了名的“降廢專業戶”,他頻繁地被從“馴好”的機器上“請”下來,去“調教”問題機。績效并不是劉惠春一到就立刻上去,頭幾個月的磨合期,獎金待遇也都受損,可劉惠春從來不找領導。聊起這段經歷,他說:“不是誰都有機會開全部機型,這是錢都換不來的歷練。”

  這份豁達配上不服輸的倔強,讓無論什么機器到他那兒都特別聽話,這也成就了今日行業里印鈔技術的最強舵手。新世紀塑料鈔、澳門流通鈔、奧運紀念鈔、澳門生肖系列鈔、航天紀念鈔、人民幣發行70周年紀念鈔……這類重要的生產試驗,總少不了他。

  成功訣竅無他,“笨功夫”做到家

  “磨刀不誤砍柴工”,劉惠春的功夫成就于扎實的積累。周末,常常是機器歇了他也不歇,而是揣著紙筆、一項項記錄機器的參數。用他的話說:“這是逐臺排查設備參數的好時機。”在信息化還未普遍應用于印鈔設備前,他就用這種笨辦法,完成了現在人常掛在嘴上的“建立大數據積累”。這一習慣被延續下來,成為車間里多年的“規定動作”。每次新印品試驗之前,劉惠春都會利用休息日,帶領機臺操作人員對設備進行全面檢查。他看見印刷參數不規范就立即進行恢復,為新舊機型建立統一工藝技術標準,讓各機臺保持印刷數據的統一,印品的質量也得以保證。劉惠春常跟大家說:“不要忽視細節,做好每一次常規檢查與保養。”

  在人員培訓方面,劉惠春也是扎扎實實做好“笨功夫”。他把自己辛苦練成的“笨功夫”,毫無保留地傳給大家。他告訴操作人員,務必高度重視新設備剛投產的階段,珍惜這種難得的機會,并將此階段每日的生產都當作一次培訓。同時,在此期間,為了熟練操作必須連續加班延時,這樣才能保證操作人員不會剛幾分熟就到換班時間。用磨合期的設備延時加班,其中的辛苦,是外人無法了解的。正如劉惠春所說:“捷徑無他,足夠長的時間,足夠的熟練。”按照這個“笨”辦法,一批優秀人才成長起來,成為業內最可寶貴的財富,也保證了一批批重要的印品得以順利生產。

  在北鈔,有些專業人員解決不了的設備問題,他也能手到擒來。當維修人員把癥結鎖定在“分紙器”上,他發現原來是磨損的螺絲干擾了活塞閉合;通過給凹印機鏈道加油,他找到了所有凹印機電池故障的原因,將安全隱患一次性排除。這觸類旁通的悟性,也離不開他深厚的“笨功夫”。在特殊品試驗的攻堅期,針對清晰度差的圖紋,劉惠春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異于常規的承印物,必然對印刷有新要求,必須展開多方位的調試。于是,劉惠春帶領機臺人員從版墨紙的適配開始,一點點微調、一個個參數地過,重新排摸出一整套新的設備參數和工藝流程;同時,他不再局限于設備操作的單一層面,從多方面入手,調整墨斗的出墨量和印版的墊層,一舉解決了新品試驗清晰度不達標的問題。

  以身教樹立榜樣,以言傳授業育人

  隨著印制事業的深化發展,劉惠春認識到,公司的成長、行業的進步歸根結底是人的成長與進步。這些年,劉惠春將更多精力投入到人才的挖掘與培養當中。為印制事業培育更多人才,令他最為欣慰。他連續多年被公司評為優秀技師、技術工人導師,簽約帶徒傳授技藝,并培養出四名優秀青年技師機長。

  不僅在北鈔,在印鈔造幣行業內,劉惠春也為人才的培養積極做貢獻。兄弟企業遇到問題,點名讓他去幫忙。趕上生產特別忙時,他下班工服都不換,坐上高鐵、連夜解決,第二天再坐最早一班高鐵回來,經常是一千多公里,他24小時來個往返。如趕上周末,他還會給兄弟企業做個培訓,讓自己的手藝真正在行業內開花結果。作為行業技師考評委員會首位高級技師專家評委,劉惠春數次參加行業職業技能鑒定考評工作及行業職業技能鑒定題庫建設工作。2014年,他被印鈔造幣總公司高級技師技能培訓班聘為授課老師。 “劉惠春勞模創新工作室” 組建后,他帶領工作室人員,提供全方位多工種技術交流;2017年,該工作室被評為“北京市職工創新工作室”。在他的悉心培養下,工作室的一批青年人快速成長,并成為公司乃至行業的后備人才。

  育人之道,身教言傳。劉惠春為了參透生產工藝,拓寬知識面,拜公司資深技術專家錢浩為師,進一步跳出操作層面,從工藝管理、新產品開發等方面全方位深入學習,成為公司第一對“高師帶高徒”。這不僅成為北鈔的一段佳話,更在全公司掀起了終身學習的熱潮,激勵了無數員工。

  放棄陪產假,為人民幣“變色”

  入職33年,劉惠春先后參與了第四套、第五套人民幣以及第五套人民幣提升品的生產試驗,更為第五套人民幣最具突破性的數字光彩光變技術做出了重要貢獻。

  人民幣上的光彩光變數字技術緣于絲網漏印和光彩光變油墨技術的引入,而劉惠春正是行業內學習該技術的第一人。2002年,行業第一臺絲網機從瑞士引進并落戶北鈔,經行業內領導的慎重考慮,赴瑞士學習絲網機印刷的任務就落在了劉惠春身上。2002年9月初,劉惠春飛往瑞士參加培訓;此時,他的愛人正經歷著人生中的艱難時光——產假。至今,提起這段往事,劉惠春的愛人還會戲稱:“兒子剛出生10天,我歇產假,他去瑞士‘度假’……”劉惠春則露出他那招牌式的憨笑,說:“真冤枉,我連日內瓦長啥樣都不知道,整個行業就派我一個人大老遠地去學開機器,這要學不會可怎么辦。”

  好在,劉惠春不負眾望,培訓結束,他不僅掌握了操作技術,還搞懂了機器運行原理,甚至能進行設備修理。他將絲網機操作技術在全行業推廣。2004年,絲網印刷取得成功,隨后,升級版的光彩光變絲網印刷成功應用。這項日臻成熟的技術終于應用在人民幣的生產,光變油墨經絲網機的漏印,呈現于第五套人民幣數字面值之上,使國家名片的光澤度、細膩感和防偽性更上一層樓。

  每每觸摸到人民幣上絢麗的感光變色數字,劉惠春總是感慨良多。工房里,那臺進口的絲網機在北鈔已度過了十八個春秋,跟他兒子同歲。十八年間,星移斗轉,絲網機的國產化早已順利開展,絲網機印刷技術也越發成熟,使我們的“國家名片”變得越發美麗。劉惠春也成為印制行業的翹楚,成長為“全國技術能手”“北京市勞動模范”“全國勞模”。無數榮譽加身,可劉惠春依然不離開機臺,將自己的全部奉獻給印制事業,在大家心里,他仿佛依然是那個為解決生產難題加班到深夜的小伙子。

責任編輯:趙乘鋒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