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金融業要抓住“碳中和”的寶貴窗口期

  從2020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作出中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承諾,到監管層的高度重視,再到市場主體的積極回應,碳市場建設的相關主體正形成合力。“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一理念正在更大范圍內成為社會共識。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桂平發表題為《發展綠色金融助力“30·60目標”實現》的署名文章,指出大力發展綠色金融,是實現綠色低碳發展和“30·60目標”的重要舉措,也是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他提出,要探索創新碳排放權相關金融產品,構建“綠色資產交易平臺”,便利綠色資產交易。

  市場機構已經就碳中和目標開始積極行動。1月12日,互聯網巨頭騰訊宣布啟動碳中和規劃;1月15日,17家石油和化工企業、園區以及石化聯合會聯合簽署并共同發布《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碳達峰與碳中和宣言》。

  應當看到,我國綠色金融體系建設已經取得一定成績。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國綠色信貸余額已超11萬億元,居世界第一;綠色債券存量規模達1.2萬億元,居世界第二。特別是在制度探索方面,通過近幾年“摸著石頭過河”與“加強頂層設計”有機結合,逐漸探索出以“湖州經驗”為代表的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下一步,除了繼續發展綠色信貸、綠色債券,實現更大力度支持,還要夯實制度建設,推動業務創新,更加充分發揮金融在資源配置、風險管理、市場定價方面的優勢。

  對金融業而言,要牢牢抓住現階段寶貴的發展窗口期,將低碳、零碳目標納入考量。

  一是要從務實的角度出發,鼓勵金融機構探索綠色轉型融資。過去幾年,關于“綠色項目”的標準備受關注。比如,對綠色金融究竟是僅支持“純綠”項目,還是一些高碳工業企業的節能減排和減碳項目等改造項目也可被納入綠色項目范疇,一直引發討論。筆者認為,嚴標準固然理想,但綜合我國經濟發展階段以及穩就業等多重因素,僅支持“純綠”項目可能會讓不少企業望而卻步。實際上,碳中和目標也分為2030年、2060年兩個階段實現,因此,將轉型、減碳項目納入現階段的綠色金融有其必要性。在這個過程中,應根據不同的發展階段明確金融支持的力度和目標,而非“一步到位”的政策安排。

  二是要從可操作的角度出發,要完善信息披露等基礎規則。這里所說的信息披露,既包括企業的信息披露,也包括金融機構對綠色項目的信息披露。筆者了解到,盡管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在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等方面的意識明顯提升,也作出了相應的制度安排,但相關信息披露的格式、程度、充分性仍不統一,信息的真實性仍有待提高。而如果缺乏統一、完整、透明的信息和數據,項目的“含綠量”就無從確定,后續的工作更難以推進。因此,有必要從頂層設計的角度加以完善。

  三是要從金融業的特點出發,結合前期試點和發達地區經驗,大力發展碳金融市場。作為重要的市場化減排工具,碳市場發展被寄予厚望。碳中和目標下,碳市場發展有望大大提速。但必須看到的是,即便放眼全球,目前這一市場仍有諸多需要完善之處。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盡管全球碳價不斷上漲,但仍低于實現《巴黎協定》目標所需的價格。截至2020年3月末,全球碳價近一半低于10美元/噸,僅不到5%的碳價與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一致。而中國碳市場也尚處于起步階段,存在政策框架不完善、金融化程度不足、碳市場作用發揮不充分等問題。對中國而言,需要總結此前幾個試點省份碳市場的經驗,以及學習歐盟先進實踐。其中,培育交易活躍、全國統一的碳排放權市場,加快推出相應的法律建設當是重中之重。

  推動碳中和這一目標落地不僅具有重要意義而且相當緊迫。接下來,我們要從實際出發,善用先行者的寶貴經驗,讓激勵落到實處,讓信息披露等基礎制度落到實處,讓市場引導的資源配置優化落到實處,切實發揮好多方合力。

責任編輯:袁浩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