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機構CURRENT AFFAIRS
機構 / 正文
我國ESG投資激勵約束制度建設逐步完善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2021年重點任務時明確指出,“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近日召開的2021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也要求,“落實碳達峰碳中和重大決策部署,完善綠色金融政策框架和激勵機制。”

  “十四五”時期,ESG投資作為實現碳中和目標的重要途徑之一,有望成為金融業助力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著力點。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認為,在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金融企業應積極推廣并實踐ESG投資理念。ESG投資可以把環境、社會責任及各方面的利益主體訴求有機統一到一套體系當中,通過投資行為引導企業微觀行為,從而助力金融企業在獲得盈利空間的同時,更好踐行綠色發展理念,實現可持續發展。

  ESG投資方興未艾

  所謂ESG,是指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 Responsibility)、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這一理念是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金融倡議提出,是一種除財務信息外,整合環境、社會、治理多維因素,以衡量企業可持續發展能力與長期價值的理念和實踐方式。

  責任投資的快速發展推動金融體系對環境、氣候、社會發展的認識越來越深刻,支持經濟社會綠色轉型正逐漸成為一種行動自覺。據統計,從分布范圍上看,在G20國家中,有90%的國家都已制定了ESG披露義務相關的政策規則。從分布在全球26個國家和地區的650家機構投資者所管理的26萬億美元資產來看,有88%的投資者開展了ESG相關投資。疊加疫情影響,全球在應對氣候變化、進行氣候環境治理方面有了更多共識,更多的金融資本開始關注并追逐ESG這一主題。

  新冠肺炎疫情觸發了社會和企業對人與自然關系進行深刻反思,全球氣候治理的未來更受關注。2020年年底召開的氣候雄心峰會消息顯示:到203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森林蓄積量將比2005年增加60億立方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

  “對于金融機構而言,發展的責任之一是用金融手段和金融資源解決社會和環境問題。” 業內專家認為,在全球社會責任領域,ESG投資理念正在被世界與中國投資界廣泛認可,金融體系應當以ESG責任投資為抓手,加快推進由自身利益向社會利益轉變、由短期收益向長期價值轉變、由被動淘汰向主動引領轉變。

  業內人士表示,ESG會帶來很多新的發展機會,用ESG的理念和標準來衡量投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例如“30·60”目標(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就會帶來大量的綠色投資需求,如能源結構調整、大量綠色建筑及老舊建筑改造以及制造業技術升級替代等,這些領域都需要規模巨大的投資。

  加碼改善ESG投資環境

  2021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要求,逐步健全綠色金融標準體系,明確金融機構監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建立政策激勵約束體系,完善綠色金融產品和市場體系,持續推進綠色金融國際合作。

  值得關注的是,在金融機構制度環境方面,ESG相關的激勵約束制度建設正在逐步完善。2020年銀保監會發布的《關于推動銀行業和保險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銀行業和保險業將ESG納入授信全流程,強化ESG信息披露與利益相關者交流互動。證券市場方面,有關部門近年來在推動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方面提供了相關指引。如2018年9月,中國證監會發布修訂后的《上市公司治理準則》,進一步強化了上市公司在環境保護、社會責任方面的引領作用。2020年9月,深交所修訂《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考核辦法》,提到對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披露情況進行考核,重點關注的方面包括“是否主動披露環境、社會責任和公司治理(ESG)履行情況,報告內容是否充實、完整。”

  而在實際應用中,進一步推廣ESG投資理念還面臨著一些困難。陳道富坦言,企業的投資包括金融企業業務的衡量標準,最終是通過財務指標實現的;而ESG更多是通過非財務指標,強調長期回報。此外,ESG對于全面和多元數據的整合提出了很高要求,但國內對ESG披露范圍及披露具體細則方面尚未有明確規范,在ESG信息披露和時效性方面,與國際相比還有一定差距。

  面臨上述問題,業內人士認為還需要繼續改善ESG投資環境,進一步促進ESG投資比例上升。2020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金融市場研究處處長楊娉在“新格局下可持續發展暨第七屆金融企業社會責任峰會”上表示,未來可從以下五個方面著力。第一,推動中外綠色金融標準趨同,讓更多的境外投資者了解和認識中國的市場定價體系,更好融入國際市場。只有在相對一致的話語體系下,判斷標準、定價結果才能趨同,才能更好實現價值投資。第二,強制環境信息披露,在這方面做更多的嘗試。第三,完善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借助數字技術降低綠色金融成本,讓金融機構和資金的需求方能夠更好地互相了解對方。第四,培育和壯大ESG投資者群體。目前基金公司、商業銀行等機構已對ESG投資發展有較好的引導推動作用,在制度建設方面應做出更多努力,從而吸引更多投資者入場。第五,深度參與國際ESG標準規則制定。

  延伸閱讀

  我國ESG債券市場快速發展

  國盛證券:ESG債券主要包括綠色債券、社會債券及可持續發展債券。2014年之后,我國ESG債券市場在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下發展速度極快,目前已成為全球第三大市場。其中,綠色債券在“綠色通道”“專人專審”的政策鼓勵下穩步增長,截至2019年發行規模已有1.02萬億元。社會債券則以扶貧債為主要特色,規模增長至7592.16億元。而可持續發展債券發行相對有限,但發展空間廣闊。

  相比我國債券市場整體規模而言,我國ESG債券市場規模還非常小,遠遠未被充分開發,預計將來會在政府支持及相關文件指導下快速增長。整理:欣然

責任編輯:楊喜亭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