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機構CURRENT AFFAIRS
機構 / 正文
做好產業—金融集成服務商
訪中航資本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姚江濤

  作為航空工業集團的金融板塊,中航資本歷經十余年發展,目前,其業務已涵蓋信托、租賃、保險、證券等多個金融業態。進入“十四五”時期,中航資本如何謀新篇、布新局,實現高質量發展?《金融時報》記者近日采訪了中航資本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姚江濤。

  《金融時報》記者: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對金融機構自身面臨的內外部環境有何判斷?

  姚江濤:站在新的發展起點,金融機構應始終立足支持實體經濟的使命天職,以促進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為時代命題,擘畫戰略發展的新起點。

  首先,深刻認識新形勢。國內外經濟運行發生深刻變化,全球經濟增長動力不足,不確定性因素也必將擾動金融市場,要對金融安全問題時刻保持高度關注。我國從疫情沖擊下率先復蘇,支持復工復產、推進“六穩”“六保”的艱巨任務也需要金融機構加大力度為實體經濟融通資金和資源,提供陪伴式金融服務,嚴防資本脫實向虛。

  其次,主動融入新格局。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在于實現經濟循環流轉和產業關聯暢通。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進程中,金融機構作為實體經濟的血脈,要提升直接融資比例,促進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實現資本與實體經濟的高質量融通和高水平循環。

  再次,加速運用新動能。加速數字中國建設,實現數字化發展的重要目標就是做大做強數字經濟,推動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發展。金融機構要加快金融科技應用,挖掘數據資源價值,提升全要素生產率。

  最后,服務創造新價值。金融的本質功能是服務,隨著居民財富的穩健增長,權益投資和長期投資的配置需求逐步提升,金融機構加大直接融資服務尤其是股權融資服務將成為優化金融業務結構的重要內容,也對金融服務的專業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金融時報》記者:金控公司往往統籌多個金融牌照,業務范圍覆蓋較廣,在支持實體經濟方面有什么優勢?有哪些短板?如何順應環境強壯自身?

  姚江濤:《金融控股公司監督試行管理辦法》已于2020年11月正式實施,為金融控股公司的規范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依據和監管指導。我們認為,金控公司的核心優勢不在于單純的牌照歸集,而是能發揮以客戶為中心的協同效應,具體表現為三個優勢。一是體系化的產融結合服務。根據企業從初創到退出的全發展周期,金控公司可以提供與之相匹配的金融服務,例如風險投資、債權融資、并購融資等。二是一站式的產業鏈供應鏈金融服務。無論是傳統供應鏈升級改造還是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智能供應鏈及綠色供應鏈,金控公司可以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和賦能,深入了解產業鏈供應鏈的場景,提供適配且精準的多樣化投融資金融服務。三是綜合化的“融融”結合服務。金控公司可以集成多個金融子牌照的差異化優勢,針對不同類型客戶的綜合金融服務需求,通過“融融”結合以及與第三方金融機構開放合作,為客戶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務。

  金控公司的短板也是監管機構的監管重點,突出表現在不同子板塊之間的數據融通與客戶共享在相當程度上尚未打通,一方面直接影響了金控公司的協同服務效能;另一方面也制約了金控板塊整體的風險管理效果。因此,金控公司應當積極借助科技賦能,建立數據共享與協同運營平臺,契合金控監管要求,嚴控系統性金融風險。提升數據整理和客戶服務的專業化能力,為客戶創造更大價值。

  目前,中航資本正在按照相關監管要求,結合自身發展實際,申請金控公司牌照。金控公司將成為中航資本的綜合金融服務平臺,可以為中航資本旗下的信托、證券、租賃、保險、期貨等各子板塊成員單位充分賦能,通過管控與授權相結合、發揮本部的協同與服務功能,促進成員單位可持續發展,也可為中航資本作為上市公司的整體價值夯實與提升奠定堅實基礎。

  《金融時報》記者:中航資本如何發揮旗下各板塊的協同作用,在實現穩健經營的同時又服務好實體經濟?如何管控風險?

  姚江濤:在協同經營方面,中航資本以數據共享為基礎、以戰略客戶為核心,建立業務協同服務共同體。通過數據共享機制打破成員板塊間的信息壁壘,在資本總部發掘并整合戰略客戶的多元金融服務需求,結合成員板塊的差異化金融供給,形成一站式服務客戶需求的金融集成方案。

  在風險防范方面,我們努力建立全方位的風險防控體系,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體系化的制度風控、數字化的智能風控、依托受托文化的行為風控,以此實現穩健經營與風險管控的有機結合。

  《金融時報》記者:金控公司如何更好地參與金融供給側改革?

  姚江濤:我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著力點在于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助力新興產業和綠色低碳產業發展,這也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指明了方向。金控公司應當聚焦為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提供綜合金融服務;深入服務社會民生,在養老、教育、醫療等關乎百姓福祉的領域提高金融服務的普惠性;金控公司自身要主動融入現代金融機構體系及金融雙向開放的新格局,強化公司治理效能,提高自身市場適應性和綜合競爭力,增強服務實體經濟和社會民生的能力和本領,切實有效地落實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金融時報》記者:對未來發展有何展望?

  姚江濤:中航資本是航空工業集團的金融板塊,我們以承接集團的整體發展戰略為根本和基礎,以“航空報國、航空強國”為使命,貫徹“軍民融合、產業融合”的兩融戰略,中航資本確立了“1234”的新發展格局,即明確一個定位:立足航空產業,運用科技賦能,致力于成為一流的產業—金融集成服務商。確立兩大業務方向:一是發展產業金融,開展產業投資和產業鏈供應鏈金融,即產融結合;二是發展綜合金融,運用多元金融工具提供金融整合服務,即“融融”結合。部署三大業務板塊:產業投資板塊、產業鏈供應鏈金融板塊、綜合金融板塊。構建四類管控機制:戰略規劃、風控合規、人力資源、企業文化。

  中航資本將以戰略為引領,以金控公司規范發展為基礎平臺,充分運用金融科技,賦能產融結合和“融融”結合,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為社會民生創造更大價值。

責任編輯:楊喜亭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