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互聯網金融CURRENT AFFAIRS
互聯網金融 / 正文
支付寶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其他平臺意欲何為?

  風頭正盛的互聯網存款產品從支付寶消失了!

  12月18日,記者從支付寶APP頁面發現,前一天還在售的銀行存款產品已經下架。

  與之對比,京東金融、度小滿等平臺的多款銀行存款產品仍在銷售。

  對此,螞蟻方面回應稱,根據監管部門對于互聯網存款行業的規范要求,目前螞蟻主動下架平臺上所有的互聯網存款產品,只對已購買產品的用戶可見,持有產品的用戶不受影響。螞蟻會認真落實監管相關規范和要求,用科技手段更好地支持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

  受各方歡迎的存款“新貴”

  自2018年京東金融率先上線銀行存款之后,陸金所、度小滿、支付寶、360金融、小米金融、騰訊、宜信、國美金融等平臺陸續跟進,互聯網存款產品一時風靡。此類存款產品的發行模式并不復雜,其中,銀行通過第三方互聯網金融平臺銷售存款產品,產品和服務由銀行提供,平臺提供存款產品的信息展示和購買接口(債權債務關系為存款人與銀行)。

  對于消費者和銀行而言,為何互聯網存款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據悉,通過互聯網平臺銷售的存款產品,全部為個人定期存款,以3年、5年期為主,3年期利率最高為4.125%、5年期為4.875%,均已接近或達到全國自律定價機制上限。近半數產品的起存金額僅50元,且均可提前隨時支取。《金融時報》記者此前通過京東金融購買過營口沿海銀行的一款個人存款產品,期限為360天,年化儲蓄利率高達5%。

  由于具有高收益、低門檻、操作便捷等特點,互聯網存款產品廣受消費者歡迎。并且此類產品同樣屬于銀行存款產品,完全執行存款保險條例,其安全性也有保障。

  對于銀行而言,發行互聯網存款產品也有較大吸引力。尤其是對于部分中小銀行而言,此類產品已經成為吸收存款、減輕攬儲壓力的重要手段。

  背后風險不得不防

  在便利消費者獲取存款服務,緩解中小銀行存款壓力的背后,互聯網存款產品實際上存在著一些爭議和隱患,給金融監管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借助互聯網平臺進行存款比價銷售的形式近幾年來很普遍,各大互聯網金融平臺上基本都有,很多人稱之為‘存款超市’。”有地方監管人士向記者表示,其中的問題主要存在于幾方面。第一,相比于普通儲蓄,存款互聯網化給流動性帶來比較大壓力,是否會發生擠兌問題有待觀察,監管、銀行和平臺都需要研究監測和應對方案;第二,資金價格競爭符不符合監管要求現在還沒有明確說法,存款業務“持牌”經營的原則在這種情況下是否已經有所突破尚不清楚;第三,互聯網存款是否和助貸情況類似,也存在平臺和銀行之間博弈;第四,這種比較的形式是否會導致用戶只看利率高低這一個標準,投資者適當性的要求被忽視。“總體還是希望金融市場能夠更穩健發展。”上述監管人士說道。

  記者看到,在各大平臺的存款產品頁面,多標注有“本息保障。50萬以內100%賠付”等字樣。那么,存款保險賠付是否意味著毫無風險?

  對此,西南財大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持否定態度,他表示,從監管的角度看,在銀行50萬存款央行兜底這種硬性宣傳下,互聯網存款給與高息,會滋生銀行道德風險,導致銀行吸存的惡性競爭,為彌補高息成本支出,銀行需要抬高放貸利率,拉高實體經濟成本,也會加大金融體系承擔的信用風險。

  針對長期存在的銀行攬儲之爭可能產生的風險,監管對于規范各類存款產品的態度已較為明朗。近日,六大行紛紛發布公告,宣布自明年起,提前支取可靠檔計息的個人大額存單、定期存款等產品,計息方式由“靠檔計息”調整為“按活期存款掛牌利率計息”,也正是處于規范發展的考慮。由此,支付寶停止上線互聯網存款產品也在情理之中。

  監管又該如何限制銀行吸存競爭?陳文表示,可以考慮從規范銀行賬戶管理體系入手,中小銀行吸存大多依靠的是二類電子卡,如可以采取限制一類卡入賬金額等方法,具體方式可以多加探討。

責任編輯:楊致遠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