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特朗普時代“落幕” 美元前景存在變數

  2021年1月20日是美國第46屆總統拜登的就職日。在美國新冠疫情仍然嚴峻、國內經濟表現疲弱的背景下,拜登可謂是臨危受命。拜登就任使美元前景增添了變數。眾所周知,特朗普在其任期內一直鼓吹“美國優先”和弱勢美元政策,2020年美元大幅貶值12%,美元指數甚至跌破90點的關鍵點位,為近3年來低點。

  但2021年1月11日以來,美元指數顯著反彈。上周美元指數持穩在90點上方,1月18日一度上揚至91點附近。1月19日,美聯儲前任主席、美國候任財長耶倫在出席其擔任美國財長的參議院財政委員會提名聽證會上,并未延續特朗普所吹捧的弱勢美元政策,此舉引發特朗普弱勢美元政策或將終結的市場猜測。在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之后,其將主張怎樣的美元政策?當前的美元反彈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美元已經見底的信號?未來美元將走向何方?

  耶倫支持新一輪財政刺激計劃

  1月19日,耶倫在聽證會上對美元的表態引發各界關注。她說,美元和其他貨幣的價值應該由市場決定。綜合來看,耶倫這番表態中規中矩,并未為強勢美元“站臺”,但顯然也沒有傾向于弱勢美元政策。

  這與特朗普及其任期時期財長姆努欽大力吹捧的弱勢美元政策存在明顯不同。特朗普曾多次公開“炮轟”美聯儲和強勢美元。他表示,強勢美元正在拖累制造業,而這是由美聯儲荒謬的政策所導致的。“有人會認為我對非常強勁的美元感到興奮。但并非如此!”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因為美聯儲,美國支付的利率遠高于其他競爭國。他甚至點名批評稱,“鮑威爾和美聯儲再次失敗了,沒有‘膽識’,沒有常識,沒有遠見!是個糟糕的溝通者。”同時,姆努欽也多次強調,“美元過強”可能有損經濟,美元貶值對出口和購買力都會帶來有利影響。

  在特朗普高舉貿易保護主義“大旗”以及直接施壓貨幣政策走向之下,美聯儲承受著越來越大的政治壓力,其獨立性和公信力也正遭遇侵蝕。在鮑威爾就任美聯儲主席之后大肆持續開閘放水,給市場注入了大量的美元流動性,以及全球多國為了規避風險紛紛出招“去美元化”等諸多因素影響之下,美元出現大幅下滑。隨著美國經濟前景不確定性攀升以及美聯儲屈從政治壓力持續實施超級寬松貨幣政策,美元前景及其國際地位也引發各界質疑。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并未表態沿襲特朗普的弱勢美元政策之外,在1月19日的聽證會上,耶倫明確支持拜登的經濟刺激計劃。面對共和黨議員對拜登早先提出的1.9萬億美元刺激計劃的反對之聲,耶倫表示,政府債券收益率一直處于歷史低位,美國支付的債券利息在經濟中所占比重低于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的水平。她呼吁出臺新一輪大規模刺激計劃,重建美國經濟。

  美元指數是否見底尚存爭議

  2021年伊始,美元指數在90點下方盤整一周后,于1月8日重回90點上方。1月11日至15日出現明顯反彈,美元指數持穩在90點上方,1月18日一度摸高至91點附近,這與去年美元大幅度貶值的走勢不同。2020年初,美元指數表現平平;2020年3月,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導致國際金融市場大幅震蕩,美元指數因此飆升至100點以上的高位;隨后,美聯儲火速降息至零利率,且推出大規模資產購買計劃,美元上行勢頭得到遏制,并在隨后進入貶值通道;美元指數一路下行,于2020年12月跌破90點的關鍵點位。

  對于美元本輪反彈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美元貶值周期結束的信號,各界看法不同。有分析師認為,美元本輪反彈缺乏底氣,持續上揚或存在障礙。畢竟美國新冠疫情仍舊嚴峻,美國經濟前景尚未明朗,能否強勢復蘇尚存疑問。但也有反對者認為,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之后,可能不會沿襲之前特朗普的弱勢美元政策。美國更強的財政刺激力度將推動美國經濟強勁復蘇。此外,缺乏特朗普之前給予美聯儲的強大貨幣寬松的政治壓力,本輪美聯儲刺激政策退出時點可能更早。因此,上述反對者認為從中短期來看,美元指數當前或已見底。

  平安證券1月17日報告認為,未來5年,美國經濟相對全球而言可能走弱,令美元指數處于新一輪貶值通道。但2021年,隨著美國疫苗推廣領先歐洲,美國經濟可能延續目前的韌性表現;美聯儲資產規模變化已經趨于穩定,歐洲央行在1.8萬億歐元復蘇計劃下可能仍會擴表。美歐經濟“預期差”與貨幣政策“節奏差”,意味著2021年美元指數或有階段性反彈的空間,至少不會迅速地、顯著地走弱。在技術層面,美元的“空頭牛市”持續超過半年,已經積聚了較長時間的反彈勢能,美元階段性回調可能會比想象的來得更早一些。

責任編輯:袁浩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