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曾記探春那一掌

  只聽“啪”的一聲,王家的臉上早著了探春一巴掌……

  賈府元迎探惜四姐妹,元春且不論,迎春“木”,惜春“冷”,性格鮮明且單一;探春聰慧、識大體,性格鮮明而稍復雜,但總不以厲害潑辣見長。她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記耳光,想必是氣急了、憋久了:否則怎會打得如此干脆、如此響亮,至今讀來,聲猶在耳。

  此事出在《紅樓夢》第七十四回,“惑奸讒抄檢大觀園,避嫌隙(一本作‘矢孤介’)杜絕寧國府”。賈母的粗使丫頭傻大姐在園子里拾了個五彩春意錦囊,上面繡的是一對兒男女赤條條盤踞相抱,碰巧被邢夫人看見,趕忙奪了來藏在袖里,派王善保家的送給王夫人。王夫人一見又驚又怒,于是讓鳳姐兒牽頭,率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等一干人眾,去園內各處丫頭們房里細細抄檢,以發現內外交通傳遞的私弊之物,借口卻是“丟了一件要緊的東西,所以大家都查一查去疑兒。”那日晚飯后,待賈母安寢了,王家的便請了鳳姐兒等一并入園,從上夜的婆子處抄檢起,先至怡紅院,次及瀟湘館,隨后便來到了探春的秋爽齋。早有人報與探春,探春雖不明就里,但知必有緣故,遂命眾丫鬟秉燭開門以待。

  《戚蓼生序本石頭記》此處評曰:“諸院皆晏息,獨探春秉燭以待,大有堤防,的是干才,須另置一席款待。”

  眾人來了,探春故問:“何事?”——此為先聲奪人。

  待鳳姐兒說了那番“丟了東西、大家都搜一搜去疑兒”的話后,探春笑道:“我們的丫頭,自然都是些賊,我就是頭一個窩主。既如此,先來搜我的箱柜,他們所偷了來的,都交給我藏著呢。”——正是先發制人。

  探春讓丫鬟將自己所有箱柜包袱統統打開讓鳳姐兒搜,鳳姐兒只得賠笑說奉太太命來的,妹妹別錯怪了我,并命丫鬟們快快給姑娘關上。探春說道:“我的東西,倒許你們搜閱,要想搜我的丫頭,這卻不能。我原比眾人歹毒,凡丫頭所有的東西,我都知道,都在我這里間收著……要搜只來搜我。你們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說我違背了太太,該怎么處置,我自去領……”——真乃正氣凜然。

  鳳姐兒等訕訕地要走,探春卻又一再逼問眾人,必得當面承認都細細地搜明白了,明兒可別說我護著丫頭們不許你們翻。眾人賠笑說都搜明白了。偏偏那王善保家的,料想探春一個姑娘家,哪里就那么厲害起來,況且又是庶出,她敢怎么著?仗著自己是邢夫人的陪房,便要乘勢作臉,因越眾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地笑道:“連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沒有什么。” 一語未了,只聽“啪”的一聲,王家的臉上早著了探春一巴掌。探春登時大怒,指著王家的道:“你是什么東西,敢來拉扯我的衣裳!我不過看在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幾歲年紀,叫你一聲‘媽媽’,你就狗仗人勢,天天作耗。如今越發了不得了,索性望我動手動腳的了!你打量我是你們姑娘(指迎春)那么好性兒,由著你們欺負,你就錯了主意!”鳳姐兒忙一邊呵斥王家的,一邊勸探春別生氣,探春冷笑道:“我但凡有氣,早一頭碰死了,不然,怎么許奴才來我身上搜賊贓呢!”——好個怒氣勃然。

  如此才具、如此器量、如此言辯,賈探春確是不凡!自當另置一席款待!

  論者早謂七十四回最關肯綮,是賈府內部各種復雜矛盾的一次總爆發,也是各類人物性情本質的一次大暴露,還是賈府盛極而衰的一個轉捩點。

  先說矛盾。賈府內部矛盾,大體有三:主主矛盾、主奴矛盾、奴奴矛盾。賈家一族,賈母為尊;榮府二房,賈赦賈政。賈母不喜賈赦、邢夫人,賈赦認為老太太偏心,曾借了中秋夜宴的酒,說了個婆子針心的尷尬笑話,道是“可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賈母半晌無語,最后說道:“我也得這個婆子針一針就好了。”賈府家事,賈璉主外,鳳姐兒主內,鳳姐兒于邢夫人雖是兒媳,但卻是王夫人的侄女,自然站在后者一邊。鳳姐兒得賈母寵愛,一貫要強拔尖兒,邢夫人早就嫉恨在心,巴不得抓她一個短兒。此次居然在大觀園里發現了繡春囊這個“淫穢色情”物品,便忙不迭地封了交給王夫人,又派王善保家的來打探動靜,正是一副盼人出丑、幸災樂禍的心腸。寶玉整天和一大堆女孩子混在一起,王夫人深有擔憂,唯恐他被“勾引壞了”,早欲借機整肅一番,將晴雯之類“輕狂樣兒”的攆了出去。至于鳳姐,因負有持家之責,出了事本來有愧,當然希望“暗暗察訪”“胳膊折在袖內”,無奈上有王夫人動怒,下有王家的鼓搗,只好半情不愿地主持了這場抄檢行動。邢、王、鳳三個主子之間的矛盾,表面波瀾不驚,實則暗流洶涌。在世家大族之中,主子雖是主子,地位卻有高下之別;奴才雖是奴才,身份又有尊卑不同。這正像曹公祖上是“包衣”,雖是皇家奴才的身份,但在很多下級主子面前卻又有極高的地位。王善保家的敢當眾輕薄探春,正是因了自己是邢夫人的陪房,而探春則不過是庶出。王家的之類“有臉的”奴才,往往借了不同主子之間的矛盾,暗通款曲、掩袖工讒、鼓動唇舌、無事生非,這便構成了主奴矛盾。至于奴奴矛盾,“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幾”,不過是爭權、爭利、爭寵而已,所以當王家的抄來抄去,最終卻抄出了她自己外孫女司棋的私情,鳳姐兒的親信周瑞家的等人自然要咂嘴兒搖頭兒吐舌頭,不停地嘲弄湊趣了。——賈府是那個時代社會的縮影,抄檢大觀園看似一個偶然事件,其實在一個沒有人格獨立與平等的社會里,這樣的矛盾和鬧劇,每時每刻都在演化、都在發生。

  再說人物性情。曹公巨筆如椽,書中雖人物眾多,卻個個生動鮮明,有的如平兒與鴛鴦、襲人,晴雯與司棋、麝月等,雖然性格相近,但卻各有聲口、絕無雷同。在抄檢大觀園這一回里,且不說晴雯的剛毅潑辣、惜春的膽小無情,單單王善保家的一副小人嘴臉,便刻畫得入木三分、躍然紙上:

  一曰狗仗人勢。王家的仗著自己是大太太陪房,連王夫人也另眼相待,一進園子便趾高氣揚,喝命角門上鎖,一派關門打狗的架勢;從上夜婆子處雖只抄得些攢下的蠟燭燈油等物,也咋咋呼呼地說“這也是贓,不許動的,等明日回了太太再動。”——這正是小人氣焰。

  二曰官報私仇。她在王夫人面前說晴雯的壞話,并不是真的擔心晴雯“勾引”壞了寶玉,“只因素日進園去,那些丫鬟們不大趨奉她,她心里大不自在,要尋他們的事故又尋不著,恰好生出這事來,以為得了把柄。”——這正是小人心思。

  三曰欺軟怕硬。一旦碰到硬茬兒,比如她受了晴雯的罵,挨了探春的打,又聽了侍書的一番揶揄,雖然也說了幾句不咸不淡的話,最后卻只能“紫脹了臉”“又羞又氣”地去了;而一旦查到替入畫傳遞東西的是張媽,正是個素日與她不和的“軟柿子”,她便攛掇鳳姐說“不可不問。”——這正是小人做派。

  四曰見風使舵。鳳姐說:“要抄檢只抄檢咱們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斷乎抄檢不得的。”她馬上接口道:“這個自然,豈有抄到親戚家來的。”從紫鵑箱子里抄到些男人物品,她本來追問從哪里來的,聽鳳姐兒說這都是寶玉的舊東西,她便忙笑道:“二奶奶既知道就是了。”——這正是小人伎倆。

  五曰嚴人寬己。查到司棋那里,她只是隨意掏了一下,便說沒什么東西,偏偏周瑞家的卻不放過,眼尖手快掣出一個字帖兒,是司棋表弟潘又安寫給她的情書,鳳姐兒當眾念了一遍。王家的一心只要拿別人的錯兒,不想反拿住了自己外孫女,“又氣又臊”“只恨無地縫可鉆”,只好打著自己的臉罵道:“老不死的娼婦,怎么造下孽了,說嘴打嘴,現世現報。”——這正是小人丑態。

  最后說到盛極而衰的轉折。此時的賈家,早已是外強中干、危機四伏。這一點,賈母有所覺察但卻不愿正視,一味歌舞升平;賈政雖有憂慮但卻不通世務,只是心懶意煩;鳳姐兒固然心知肚明,但卻溺于寵、貪于權、礙于面而不能自拔;其余眾人除了吃里爬外、監守自盜的,大多也不過渾渾噩噩、得過且過而已。大概唯有探春,不僅了解家道艱難——此前鳳姐兒生病,她暫時協助李紈持家,便有一番開源節流、興利除弊的作為——而且洞悉衰敗之由只在蕭墻之內,這才說出了那番話:“你們別忙,自然你們抄的日子有呢!你們今日早起不曾議論甄家自己家里好好地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們也漸漸的來了。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可是古人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里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涂地呢!”

  類似的話,秦可卿曾托夢向鳳姐說過,那帶有更多的宿命和神秘色彩,可以不論;探春這一席話,雖是脫口而出,卻必是深思熟慮。她差不多是那所花團錦簇的大宅子里唯一清醒而且有責任感的人,她懂得樹倒猢猻散、玉石俱焚泥沙俱下的道理。她恨這些人的不清醒,更恨他們的不負責,還恨自己身為女子無法有更大的作為。凡此種種憂思、種種激憤,凝聚在手掌上,“啪”的一聲打出去——紅樓一夢,香夢沉酣,探春的這一掌,又能打醒幾個夢中人呢?

責任編輯:楊喜亭
吉林时时彩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