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政策視點CURRENT AFFAIRS
政策視點 / 正文
美團互助宣布關停 網絡互助何去何從

  1月15日,美團互助發布關停公告稱:“因業務調整,美團互助將于1月31日24點正式關停。”這意味著美團互助將成為繼百度燈火互助后,第二家關閉的互聯網巨頭旗下的互助計劃。

  這次互助業務關停可能給了其他有類似業務的企業一個重新評估該項業務的理由。當前,整個網絡互助行業正處于一個“岔路口”,向左或向右,是否要繼續開展互助業務以及該怎樣開展成為經營者與監管部門需要思考的問題。不排除未來互助行業可能會重新洗牌。

  相繼“隱退”的互助平臺

  據悉,美團互助關停后,將全額返還所有會員的分攤費用。同時,對2021年1月31日前不幸確診大病的會員,會提供合理的互助金賠付,全部費用由平臺承擔。在關停互助業務的同時,美團金融或將對商業保險板塊進行相應調整。

  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6月,美團互助上線;2020年4月,公示第一位受助者案例;2020年6月,升級為首個“不限病種”的大病互助計劃。自上線以來,美團互助已公示分攤18期,共幫助382位患病會員獲得互助金救治。其最高加入人數曾達到3400萬人次,分攤人數大概維持在1500萬人次左右,這一規模與上線時間較長的水滴互助、輕松互助等一樣,處在網絡互助市場的第二梯隊。

  回顧網絡互助成長史,2011年,第一家網絡互助平臺抗癌公社誕生,隨后又有E互助、夸克聯盟、壁虎互助、輕松互助、水滴籌、眾托幫等順勢而起。發展至今,包括螞蟻相互寶、美團互助、百度燈火互助、360互助、小米互助等的互聯網巨頭紛紛開展網絡互助業務。

  美團互助并不是第一家主動關停的互助平臺。2020年8月,運營時間未滿1年的百度旗下互助產品燈火互助關停,稱“由于互助計劃參與成員人數少于50萬人次,終止燈火互助計劃,于2020年9月9日正式下線。”據不完全統計,在眾多網絡互助平臺中,約有數十家已經相繼倒閉。

  曾經風生水起的網絡互助平臺如今紛紛“隱退”不禁引人深思,網絡互助是否正在走向沒落?

  對于美團此次關停互助業務,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是經過周全考慮的結果。一方面就業務模式本身而言,由于其過強的公益性質,僅靠互助產品本身很難盈利,更多是在守住流量入口,而但當下互助產品體驗不佳,許多用戶選擇逃離互助模式,導致流量變現逐漸減弱;另一方面則是基于對金融監管形勢趨嚴的考量,畢竟目前網絡互助經營主體尚未獲得牌照。

  網絡互助業的發展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部分互助平臺會員數量下降,也有許多消費者抱怨分攤金額不斷升高。對于分攤成本上升的原因,天風證券研報提出,其一,參與分攤人數的增長趨勢出現停滯后人均分攤自然增長(賠付流程及信息公式具有一定滯后性);其二,逆向選擇風險開始出現。由于互助計劃前端審核寬松,因此無法選擇其他保險的健康異常人群有較大概率加入,繼而導致整體出險率增加、分攤金額上升,而分攤金額上升則導致更多健康人群選擇退出計劃,形成惡性循環。

  納入監管呼聲高漲

  長期以來,互助業務由于沒有牌照歸屬,一致被看作是“非正規軍”。自2020年以來,將網絡互助納入監管的呼聲不斷高漲。

  2020年9月份,銀保監會打非局發表文章《中國銀保監會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局:非法商業保險活動分析及對策建議》,提到相互寶、水滴互助等網絡互助平臺會員數量龐大,屬于非持牌經營,涉眾風險不容忽視,部分前置收費模式平臺形成沉淀資金,存在跑路風險,如果處理不當、管理不到位還可能引發社會風險。

  文章建議,堅持對所有保險活動實行嚴格準入、持牌經營,嚴禁無照駕駛行為,嚴厲打擊各類非法商業保險活動。加大對借助互聯網手段開展的新型非法商業保險活動的打擊力度,要把網絡互助平臺納入監管,盡快研究準入標準,實現持牌經營和合法經營。

  事實上,早在2016年,保監會就曾發布《中國保監會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披露網絡互助平臺存在一些違規現象。比如,以互助計劃名義通過多種形式向社會公眾承諾賠償給付責任,或誘導社會公眾產生獲取高額保障的剛性賠付預期;違規使用保險術語,將互助計劃與保險產品進行對比和掛鉤,混淆保險產品與互助計劃的區別;打著“保險創新”“互聯網+保險”等名義進行虛假、誤導宣傳;以互助計劃名義收取保險費并非法建立資金池等。

  盡管現在由于網絡互助屬性存在爭議,監管部門并未對其業務進行最終定調和出臺相關監管措施,但有互聯網金融行業觀察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從頂層設計來看,隨著網絡互助行業在經營、信息、道德、社會等多方面潛在風險的積聚,完善相關監管制度體系,消除監管空白地帶只是時間問題。

  2020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湖南大學金融與統計學院教授、風險管理與保險精算研究所所長張琳建議,將網絡互助納入保險監管體系實行統一監管。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也提出,要將網絡互助納入監管體系,防控其潛在風險。由此可見,盡快將網絡互助納入監管成為業界共識。

責任編輯:袁浩
吉林时时彩诈骗